TP钱包官网下载-TP钱包(TPWallet)官网|你的通用数字钱包 - Tokenpocket

最新TP钱包

青年作家考体例,不必大惊小怪

  • 发布:
苹果下载
安卓下载

APP截图

应用介绍

  最近,青年作家考编制的话题“破圈”,先是引起文学圈内部的关注,其后又引发舆论热议:在今年《芳草》杂志社公布的专项招聘名单中,青年作家班宇、陈春成、王苏辛、淡豹(刘雪婷)等人在列。《芳草》杂志社是武汉市文联所属事业单位,考上意味着能获得事业单位的编制。不少人惊呼:编制这么“香”吗?难道连一些著名的青年作家也要考编?  

  其实,我们对于青年作家考编制的行为,不必大惊小怪。这一现象的本质,是作家“光环”与现实生存之间关系的问题。它之所以引发关注和讨论,首先在于,长期以来,不少人对于作家存在某种认知偏差,总觉得作家头顶“光环”,自由洒脱,应该“不食人间烟火”。还有人认为作家有社会知名度,赚钱很容易,早就应该衣食无忧,根本不需要再考什么编制。但这种看法,与当代作家的现实处境并不相符。

  客观而言,除了个别早就享有大名、能保持作品畅销的“头部作家”,大多数作家光靠版税收入是很难生存的,至于靠写作实现所谓“财务自由”,更是难上加难。尤其是青年作家尚处于写作的起步阶段,即便稍有名气,也很难通过小说“变现”。笔者接触的不少青年作家,虽然很想做自由撰稿人,专职从事写作,但考虑到现实因素,还是不得不找份稳定的工作,然后兼职创作。

  而且,班宇、陈春成等人考的这家单位,属于有编制的杂志社,严格来说,也不算脱离文学圈子。不论是从历史还是当下来看,很多作家都希望获得一个稳定的生活保障。甚至很多老一辈作家在谈及自己的创作历程时坦言,最初搞创作,是为了能“逃离”贫穷的环境。对于作家们渴望在世俗生活中获得成功的想法和行为,我们不必讳言,而考编制的做法,也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作家保障。

  因此,从生存的角度来说,青年作家考编制,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行为。有了物质基础和稳定生活的保障,再去创作,其实更能保证创作的纯粹性。反之,如果作家还要为吃穿发愁,甚至总担心失业,那么也很难保持从容、淡定的创作状态,甚至会为了功利目的去写很多自己不想写的东西。考虑这些因素之后,青年作家努力“考编上岸”,就是意料之内、情理之中的事情了。

  不过,虽然我们理解青年作家考编制的行为,但与之相关的反思不能止步。这背后潜在的问题,是青年作家的现实困境。正如一些围观此事的网友所言,“连班宇、陈春成等知名青年作家都很难靠写作养活自己,何况其他人呢”。

  纯文学被边缘化的现象,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,“搞纯文学就等于清贫”几乎成了圈子里的共识。即便如此,还是有很多对文学充满热情的年轻人,愿意从事这个事业,愿意在这个投入很大收益很小的行业里不断“试错”。但是,这不应该是让青年作家注定“清贫”的理由。

  不论是在发表平台的稿酬上,还是在相关部门的专项资金支持上,其实都可以有改进空间。为了鼓励青年作家创作,近年来,确实有一些文学期刊不断提高稿费标准,但仍然无法满足创作者的需要,多数发表平台的稿酬依然较低。

  而且,除了少数“常客”,多数青年作家想在文学期刊上发表作品,都是不容易的事。一些发表平台还存在“圈子化”的问题,文学新人想得到认可,并非易事。

  这就需要包括文学期刊、报纸副刊在内的诸多发表平台,尽量给予青年作家更多的发表机会和稿酬支持,既要给写作者荣誉上的认可,又要有物质上的帮助。只有这样,才能让青年作家安心创作,放心投稿,而不至于非要通过考编制才能获得安全感。

最新应用